杂食性

格瑞一出场
金吹没商量

“凹凸大赛的获胜者……只能有一个。”

“……我知道。”

金,在没到最后一步之前,请让我保护你吧。

心甘情愿付出一切,尊你成王。

关于叶修

某位记者后来有幸能够采访到当时和叶修同年比赛的职业选手们,即使那个时候除了卢瀚文这类的选手其他人都差不多退役了。

魏琛作为猥琐选手的代表性角色,神情非常严肃,“叶修?你们都说我猥琐,谁能比他不要脸?麻烦下次有谁见到他一板砖拍上去OK?”

张佳乐笑了笑,“那这板砖我来拍吧,这是四亚对四冠的爱。”

王杰希思考了一会儿,笑容满面,“认识了叶修,我总算明白了‘心脏’这个词不仅是名词,还可以是形容词。读音也是很重要的,在叶修身上请把脏读一声,谢谢。”

喻文州放下了手中的茶杯,“叶修啊……技术什么自然无法说,只不过他跟少天就是联盟垃圾话质与量的提供者。”

黄少天乱入,“叶修?总结起来就是欠揍啊欠揍,找他PK死活不同意真的是神烦啊我说,你说他技术吧确实不错就是这个&@^&$&#^$$*……还有喻文州你刚才说我什么?”

记者泪流满面地看着喻文州被黄少天掐着离开了。

然后他很紧张地看向了周泽楷。

周泽楷:“……前辈……特别好。”

然后还羞涩地笑了笑。

记者在被这笑容闪瞎了眼的同时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。

“难道……”

“啊,前辈找我吃饭去了,那么再见。”

“!!!!!”

叶修:“小周啊你刚才干什么去了?”

周泽楷:“没事,就是……跟记者说了两句话。”

叶修:“什么?”

周泽楷:“前辈真好。”

今天的荣耀,仍然沉浸在叶修的阴影中无法平静。

现在的弹幕啊……早就看破真理了……

相里年【预告】

〈本文纯属虚构,与真人无关〉

〈非正文〉

〈失踪三个月我回来了,其实我没走过【嘿嘿〉

杀手千×医生宏

他把刀抽出来握在手里,笑容有些克制,嘴唇抿成上扬的弧度,仿佛是一个害羞而腼腆的男孩子。他很年轻,看起来甚至没有十八岁,但他却一直都很沉着冷静。

他是易烊千玺。

然后他的手腕无情地动了一下,只一下,鲜血喷溅在他的脚下,如同盛开的玫瑰花。

易烊千玺还是笑着,手腕又一动。他看着地的一片血肉模糊,歪着头,仿佛最天真的孩子一般问:“不知道人肉好不好吃呢?”

他并非是玩笑,也并非是挑衅,他的态度很认真,很诚恳。他,很可怕。

易烊千玺看着手臂上浅浅的两道伤口,皱着眉,仿佛是遭受了天大的委屈。然后他走了出去,他要去找他的小医生。

“小医生,小医生,我受伤了,好痛啊。”易烊千玺在刘志宏面前永远单纯善良,他的小医生也傻得很,一直都不知道易烊千玺对待那些该杀的人单纯得多么残忍,他的温柔也只限于面对自己。

“让我看看,哎呀,还是先消毒吧,感染就不好了。”刘志宏摸摸鼻子站了起来,拿出了酒精棉球,小心翼翼地擦拭着伤口,专注得皱起眉头,丝毫没有注意到易烊千玺看着他侧脸的眼神是那么温柔。

易烊千玺看着手臂上的创可贴,暖暖地笑。刘志宏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来,又突然开口:“千玺,这个周日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好不好?”

易烊千玺想了想,自己那天还有任务,然后……毫不犹豫地决定待会儿就推掉,点头答应了刘志宏。

“千玺你最好辣!”刘志宏笑得无邪,“我觉得这部电影你一定喜欢看!”

易烊千玺笑着问:“是什么啊?”


刘志宏回答得无比大声:“《熊出没》!”




没错我回来了,不定时更。

放手[题外]

〈纯属脑洞与真人无关〉

01

我是田小甜,我终于大学毕业了,也终于……看着他们,把失去的,都弥补回来了。

易烊千玺,刘志宏,我,我们三个,一个在上海,两个在北京,哭得稀里哗啦,都能看到手机屏幕里,每个人撕心裂肺的表情。

我是多余的,真的。我祝福他们。

我只不过是帮两个有缘人助了几句话,但我那时真的感觉很难过。他们也许是我的朋友,甚至只是过客,但他们彼此不能这样,他们一旦错过,痛苦的却是三个人。

我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这么感性。

我离开了他们,走上社会,让他们拥有自己的世界,我功德圆满了,再待下去就是作孽。

我,把话语权交给那个最隐忍的易烊千玺。

02

我是易烊千玺。

田小甜是我朋友,刘志宏……是我的恋人。

我的挚爱。

我的生命。

而我和刘志宏没有错过,或许还要对亏这个朋友,可惜她不再跟我一起打拼了,她说:“你们终成眷属,而我也功德圆满,我必须走了,我对你们是多余的。”

我和刘志宏都挽留她,结果这混球一大早就溜出去坐飞机走了,我一介文雅书生,差点飙脏话。

刘志宏哭得稀里哗啦,“田小甜你这混蛋,不说一声就走……你等着,下次我再也……”

哭得喘不过来气来,问题是我想知道后面是什么啊!到底以前他们闯什么祸了?!

刘志宏,在我心里一直是弟弟一样的存在。

我们是同桌,是兄弟,更是数英学霸。

我很喜欢他,那个时候,这喜欢也不过是“朋友”之间的那种好感,只是那条界限越来越模糊,好感就真的变成喜欢,甚至是无法言说的爱。

这个世界,对我们这样的人,总是充满恶意,我不能让他为我受到伤害。尤其是班长那次,我真的、真的很生气,很害怕,很……难过。

我不愿意把内心的想法告诉别人,我难过,因为我知道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了。

刘志宏开始躲着我的时候,我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心碎。但是我很快乐,因为我想,他离我远一点,就像远离了火山,就不会受伤了,我为他感到庆贺,庆贺他离开了我这么一个没用的人,连保护他都做不到的人。

我要把这念头断得更绝,我离开了刘志宏的班级。

每次他想跟我说话,我都走了。

但那个时候,我想我的眼泪一定快要流下来了。

傻小孩,离开我吧,你值得拥有更好的生活,值得拥有更好的学业,值得拥有更好的,属于你自己的那个人。

我不能陪你走了。

我每一次都很后悔,但是,我不能那么自私。

田小甜跟我说我,别后悔。我很后悔,但比起后悔,我更愿意让刘志宏更加快乐。25岁那年,我们都不再那么幼稚了,而我们也成为了更好的我们。刘志宏说他要出国,我很开心地祝福他。

我不明白,说了快十年的谎话,为什么心还会痛。

田小甜找我,那个时候她很朴素,简单的马尾,也不化什么妆,感谢她没有用香水熏死我。她说:“你后不后悔。”

这不是疑问句,几乎是肯定句。我真的不知道我后不后悔,心底的伤害和遗憾,都被刘志宏如今的美好填平殆尽。

喜欢是放肆,爱是克制。

我看着手机里的视频通话,一边骂田小甜混蛋,一边哭。

刘志宏,我曾经没有抱紧你就放手,如今我终于把你找回来了。

我爱你,就像之前那样,也许很克制,但我很爱你。


03

我是刘志宏。

易烊千玺这家伙只会催泪。

我哭了。

我那时很莽撞,很喜欢他,但是我不说啊。

为我打架,他说我们是朋友的时候,我很失望。

他只把我当朋友。

我揩下鼻涕。

我走了,他走了,田小甜走了,散了。

视频里我哭得很伤心。

你喜欢我是吗?

我不喜欢你。

我爱你。

或许你跟我一样吧,真巧。






刘志宏的部分,不是我不写,而是短篇故事发展太精细,难免有些乏味,鞠躬。

放手

〈纯属虚构与真人无关〉

〈第一视角〉

我是田小甜,南栖学院高一(2)班的学生,很蠢的逗比。

南栖学院,包括初中部和高中部,有保送名额,几乎所有学生都在争取报送的机会,谁也没有把握,在独木桥上顺利通过而并非惨遭淘汰。

我不用争取这个名额了,反正我马上也要考大学了。在高一(2)班里,最复杂的就是人际关系。在十六岁这个敏感青涩的年纪,每一个人都是多疑的,都是逢场作戏的,都是疯狂的。我见过,班长把某个人的笔袋扔到垃圾桶,而那天下午就有考试;我见过,数学竞赛冠军踢翻刚整理好的垃圾桶……

我冷眼旁观,没有办法,这又不关我的事。

为什么我身上还没有什么悲惨的大事呢,因为我不惹事,也不管事,学习很好,老师罩着,外加我加入了一个小团体。

易烊千玺、刘志宏和田小甜。

——只是很久以后,我会后悔看见他们。

——遗憾自己无能为力。

——虽然跟我没什么关系,但我真的不想……

易烊千玺是个逆天人士,堪称BT,书法架子鼓街舞架子鼓口技无所不知无所不晓,关键是智商高且颜值高,这一点体现在老师任命他为班长而易烊千玺却婉拒了,而且还成功了。那一刻我是笑着的,偶然间瞥了一眼刘志宏。刘志宏英文特别好,是英文组长,老师说刘志宏的英语再学学专业课,考托福雅思都没有问题。这些我不懂,因为我的英语也只是偏好一些而已,并不拔尖。

易烊千玺,他的数学很好,经常帮刘志宏补习数学,刘志宏也经常给易烊千玺带一些不错的完形填空题,查补漏缺。

虐狗。

有一天,班长嫉妒他们,不知道是嫉妒他们的友好关系,还是他们的成绩。操场上,众目睽睽之下,我的眼皮子底下,骂刘志宏,说刘志宏只会骗易烊千玺,只会搞基,别的什么也不会。末了,用一串语调都不对的英文骂了好些粗话。

这话实在是讨好易烊千玺吧,因为句句都是针对刘志宏,强调易烊千玺哪里哪里好之类云云。马屁拍到了马蹄上,易烊千玺先前还是脸色苍白,这会儿脸都气青了,挥拳打了班长一拳。

班长是一个花枝招展的女生,右半边脸虽然只是得了千玺轻轻一拳,却立刻泛红。

我笑了。

“班长,梁颜的笔袋,是你丢掉的吧?我看当天她急得快哭出来了,考试失利。这些事我都知道,我们都知道,只是不说而已,如今你主动招惹别人,挨一拳也是买了个教训,下次老实点吧,有本事先把化学搞定再出来叫嚣。”

班长脸色一白,走了。

我看到刘志宏听到易烊千玺那一句“想法龌龊,朋友都能被说出风花雪月来”时,他的脸色白了一白,更加没有血色。

我知道,但是我不说。

我还看到,易烊千玺那一拳虽然克制,但脸色却饱含愤怒。

如果真的很单纯的话,换作是我,我不会管的。

从那天起,刘志宏的脸色,再没有好过,他可以去躲易烊千玺不去跟他学数学,也不在跟他打篮球,申请换了同桌,换成了我。

我对他意味深长地说:“有些事情不要做得太绝,放手了就真的没了。”

刘志宏沉默着点点头,又轻声说:“我在,他也只会受伤害而已。”

我不应该管的,但是我找了易烊千玺。“你把握住,别……别后悔。”

易烊千玺转到四班去了,那里作业很多。

刘志宏听到这个消息,扑通跌坐在椅子上。每次看到易烊千玺,他都想说些什么,但每一次,易烊千玺只是对他笑笑,就决绝地走了。

刘志宏不知道,那个时候易烊千玺表情有多么悲伤。

后来,听说刘志宏要出国。

易烊千玺笑着祝福刘志宏,我看到刘志宏的脸色很苍白,特别悲伤。

易烊千玺报了北京的一所大学,刘志宏没有出国,留在国内,具体还不知道。

我看到,手机QQ上,刘志宏和易烊千玺都在线,但他们都不说话。

等到我们都二十五岁了,我问易烊千玺,“你后悔吗?”

易烊千玺笑了,那笑容看得我也很伤心。

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说,“不是说喜欢是放肆,而爱是克制么,我不喜欢他。”

“我爱他。”

“但你瞧,他为了我没有出国,没有反抗,我如果不放手,他……会更糟吧。”

我坐在他身边,手机是亮着的,我豁出去用流量给刘志宏打了视频电话。

“我舍不得他,但我更希望他过得好。”

“我已经谈不上后不后悔了,但是我惋惜的是,拥有的时候没有抱在怀里,然后就要放手。”

“如果能重来,我不要遇见他。但是,现在我还是很爱他。”

“为了保护他,我只能这么做。”

我看到那一边的刘志宏,泪眼婆娑。

易烊千玺说:“我想过争取,但我不能让他等我将近十年,他会遇见比我更好的,不是说最好的都在最后面么。”



“傻子,你若不是最好的,那我的生命也就到此为止了吧。”

我们三个哭着的脸,都出现在手机上。

桃花印[1]

〈纯属脑洞与真人无关〉

〈这个号不是最常用的号〉


1)桃花初开


一棵茁壮的桃花树,在四月份还微凉的风中骄傲地盛开出了粉红色的花朵,为冬天带来了生机。这是这里唯一的一棵桃花树,也是现在这里唯一的一棵开花的树。王源就坐在这棵树下和刘志宏打闹,脸冻得通红。

刘志宏不服气地跳起来,胡乱抓了一大把土丢到王源脸上。王源下意识地就挡在了面前,可是许久都没有感受到沙土打在脸上的感觉,于是他有些疑惑地睁眼。

可是他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白茫茫的雾,回头一看,刘志宏像傻子一样站在那里,手里还攥着一把沙土,一动不动。

桃花树下突然闪过来一个少年,身着素白衣衫,一副古人的装扮,一双充满柔情的桃花眼,白皙的皮肤,还有些可爱的婴儿肥。他快步走来拍拍王源的衣服,把玩闹时沾上的土掸掉,在王源傻乎乎地注视下开口:

“你没事吧?有没有伤到?”

王源呆愣愣地看着他,“你是谁啊?”

少年站在原地,抿嘴笑了,露出两颗虎牙,“我啊,叫做王俊凯。”

他刚刚说完,不远处似乎就有人叫道:“王俊凯你还不赶紧回来?待会儿看我怎么教训你!”

王俊凯有些忧郁地皱眉,“我才刚出来啊,这么快就要回去?”

王源歪头不解,“那个暴脾气的人是谁啊?他为什么要那么吼你啊?”

王俊凯慢慢向后退去,迷雾渐渐涌过来,“他是为我好……期待我们下次见面。”

等到迷雾散去,叫做王俊凯的少年已经没了踪影,而刘志宏也重新活动起来,懊恼地拍着裤子——刚才的土都掉他裤子上了。

王源觉得这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,于是回头问刘志宏:“你见过刚才那个少年吗?”

刘志宏被这看似莫名其妙的问题问呆了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“什么少年啊,刚才除了我们还有谁在这里吗?你别胡说啊。”

王源仔细地看向前方,可依然只有那一树桃花开得正旺,似乎在提醒着王源:“刚才的一切,真的不就只是一个梦吗?”

不,不可能的,刚才……王俊凯还帮他了呢,怎么可能是幻觉呢?

可是无论王源怎么呼唤少年的名字,怎样寻找,王俊凯都没有出现,好像有意与他玩捉迷藏的游戏。

一片桃花花瓣落在王源的手心,微微带着花香。王源捧着花瓣出神,直到刘志宏拍了拍他才回过神来,似乎连意识都被吸进去了。

“回去吧,”刘志宏说,“你妈妈刚才还打电话催我们呢。”

王源一脸茫然,怅然若失地跟着刘志宏回去了。

要说刘志宏,他从小和王源一起长大,算是王源的发小,古灵精怪,两个人虽然会吵闹但总还是聊得开的。

至于王俊凯,王源只好把他当作一个梦了。

王源忧郁地看着天花板,那时的迷雾,阵阵桃花香,还有飘落的花瓣,不知名的对王俊凯的吼声……一切的一切,都太神秘了,就像是遥远天边的一颗星星一般遥不可及。

那双伸过来的手,是如此温暖。

不是看错,而刘志宏又不记得,王源无法想出一个科学的解释来,一整天都没精打采的。

王源下午拉着刘志宏又出来野来,倒也是快活,不久就把王俊凯给忘了个干净。正当他跳上台阶准备来个“托马斯全旋”的时候,猛然抬头,看到那一衫白衣又出现在眼前。他回头一看,刘志宏竟然没有被暂停,惊讶无比地看着面前的白衫少年。

“……这……这是谁啊?”刘志宏目瞪口呆地看着前面的王俊凯,更惊讶的是,王源居然根本没有惊讶!

“这就是我上次跟你说的少年啊,他叫做王俊凯。不过……当时,不知道为什么你不记得,也没看到。”王源转过头兴奋地对刘志宏说道。

“可是……没道理啊,我怎么上次没看到呢?你确定这个叫王俊凯的……不是鬼?!”

王源此时也反应过来了,连刘志宏上次都没看见,莫不成这王俊凯真是鬼?

王俊凯闻言笑了,快步走过来站在两人面前,大大方方地看着两个人,没有一星半点儿的拘谨。“我可不是鬼啊,你们不用害怕我的,真的!不过……上次你看不到我,不记得我,是我的一个小把戏而已啦……”

正说着,王俊凯身后又是一阵白烟升起,又一位身着浅黄古衫的少年怒气冲冲地跑出来,扯住王俊凯长长的袖子往回拽,“你还胡闹!你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?啊?现在立刻马上回去!”

王俊凯抓住少年的手腕,无奈地苦笑一下,“易烊千玺你急什么,那梨花才刚出个花骨朵……这几个小孩子,能懂什么?赶紧回去吧。”

名叫易烊千玺的少年声音苏苏的,两个梨涡印在脸颊上,有着一股儒雅的气质。只是那好看的眉眼满是愠怒,似乎在责怪着王俊凯,“你还轻信他们!你忘了上次……”

王俊凯连忙摆手打断,“你不要吓到他们,呆了不知多久,我也感到厌倦了,好不容易有几个人能陪陪我……”

一边没什么存在感的王源飞快地跑过去,拉住王俊凯的手,装作凶狠地瞪着易烊千玺,“你休想把王俊凯抓回去!”

易烊千玺怒极反笑,“你一个外人,凭什么插手我们的事?你根本什么都不懂,只会伤害王俊凯!”

刘志宏还算冷静,走上前去把大眼瞪小眼的两人拉开,对无辜的王俊凯说:“你们说我们会伤害你们,这是怎么回事?刚见面还是要好好聊一聊吧,我们都听得云里雾里的。况且……上次你到底耍了什么把戏?似乎我根本不记得有你出现这事了……”

王俊凯故意避开前面的问题,极有技巧地回答:“上次那个把戏呢,是你‘根本就没有看到我’,所以谈何‘记得’呢?不过啊,易烊千玺就是爱小题大做,不用管他。”

刘志宏听得云里雾里的,拽住了易烊千玺的袖子,“你们别吵了,王俊凯他想出来也没什么不好吧?”

易烊千玺刚想凶他,无奈身为一名弟控,刘志宏这幅呆萌的可爱样子让他无法凶起来。“哼,你懂什么,这个…这个……”

最后还是王俊凯扯着王源跑出来,皱着眉头对易烊千玺说:“不管怎样,我是肯定不会回去的!你就让我再呆一会儿吧,不如我们四个打麻将?我们去找麻将然后打它!”

王源紧紧拉着王俊凯的衣服,“哥哥,这个八婆好凶,你去我家吧,离这个大婶儿远点儿!”

“你!你说谁八婆?谁大婶?你这样……懒得跟你废话!王俊凯,你走不走?”到最后易烊千玺根本懒得争辩,直面问王俊凯。

王俊凯一米八比王源还高一头的个,缩到王源后面了。

“好啊,你等着,等我去找灵曦来,看她怎么收拾你。”

王俊凯马上回敬道:“哼,她现在根本就不如我厉害了!”

两个少年幼稚地争吵起来,留下目瞪口呆的刘志宏和怒怼千玺的王源。

TBC


这个号不是最常用的,第一个坑。我不仅懒,而且容易弃坑删文-_-|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