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食性

放手

〈纯属虚构与真人无关〉

〈第一视角〉

我是田小甜,南栖学院高一(2)班的学生,很蠢的逗比。

南栖学院,包括初中部和高中部,有保送名额,几乎所有学生都在争取报送的机会,谁也没有把握,在独木桥上顺利通过而并非惨遭淘汰。

我不用争取这个名额了,反正我马上也要考大学了。在高一(2)班里,最复杂的就是人际关系。在十六岁这个敏感青涩的年纪,每一个人都是多疑的,都是逢场作戏的,都是疯狂的。我见过,班长把某个人的笔袋扔到垃圾桶,而那天下午就有考试;我见过,数学竞赛冠军踢翻刚整理好的垃圾桶……

我冷眼旁观,没有办法,这又不关我的事。

为什么我身上还没有什么悲惨的大事呢,因为我不惹事,也不管事,学习很好,老师罩着,外加我加入了一个小团体。

易烊千玺、刘志宏和田小甜。

——只是很久以后,我会后悔看见他们。

——遗憾自己无能为力。

——虽然跟我没什么关系,但我真的不想……

易烊千玺是个逆天人士,堪称BT,书法架子鼓街舞架子鼓口技无所不知无所不晓,关键是智商高且颜值高,这一点体现在老师任命他为班长而易烊千玺却婉拒了,而且还成功了。那一刻我是笑着的,偶然间瞥了一眼刘志宏。刘志宏英文特别好,是英文组长,老师说刘志宏的英语再学学专业课,考托福雅思都没有问题。这些我不懂,因为我的英语也只是偏好一些而已,并不拔尖。

易烊千玺,他的数学很好,经常帮刘志宏补习数学,刘志宏也经常给易烊千玺带一些不错的完形填空题,查补漏缺。

虐狗。

有一天,班长嫉妒他们,不知道是嫉妒他们的友好关系,还是他们的成绩。操场上,众目睽睽之下,我的眼皮子底下,骂刘志宏,说刘志宏只会骗易烊千玺,只会搞基,别的什么也不会。末了,用一串语调都不对的英文骂了好些粗话。

这话实在是讨好易烊千玺吧,因为句句都是针对刘志宏,强调易烊千玺哪里哪里好之类云云。马屁拍到了马蹄上,易烊千玺先前还是脸色苍白,这会儿脸都气青了,挥拳打了班长一拳。

班长是一个花枝招展的女生,右半边脸虽然只是得了千玺轻轻一拳,却立刻泛红。

我笑了。

“班长,梁颜的笔袋,是你丢掉的吧?我看当天她急得快哭出来了,考试失利。这些事我都知道,我们都知道,只是不说而已,如今你主动招惹别人,挨一拳也是买了个教训,下次老实点吧,有本事先把化学搞定再出来叫嚣。”

班长脸色一白,走了。

我看到刘志宏听到易烊千玺那一句“想法龌龊,朋友都能被说出风花雪月来”时,他的脸色白了一白,更加没有血色。

我知道,但是我不说。

我还看到,易烊千玺那一拳虽然克制,但脸色却饱含愤怒。

如果真的很单纯的话,换作是我,我不会管的。

从那天起,刘志宏的脸色,再没有好过,他可以去躲易烊千玺不去跟他学数学,也不在跟他打篮球,申请换了同桌,换成了我。

我对他意味深长地说:“有些事情不要做得太绝,放手了就真的没了。”

刘志宏沉默着点点头,又轻声说:“我在,他也只会受伤害而已。”

我不应该管的,但是我找了易烊千玺。“你把握住,别……别后悔。”

易烊千玺转到四班去了,那里作业很多。

刘志宏听到这个消息,扑通跌坐在椅子上。每次看到易烊千玺,他都想说些什么,但每一次,易烊千玺只是对他笑笑,就决绝地走了。

刘志宏不知道,那个时候易烊千玺表情有多么悲伤。

后来,听说刘志宏要出国。

易烊千玺笑着祝福刘志宏,我看到刘志宏的脸色很苍白,特别悲伤。

易烊千玺报了北京的一所大学,刘志宏没有出国,留在国内,具体还不知道。

我看到,手机QQ上,刘志宏和易烊千玺都在线,但他们都不说话。

等到我们都二十五岁了,我问易烊千玺,“你后悔吗?”

易烊千玺笑了,那笑容看得我也很伤心。

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说,“不是说喜欢是放肆,而爱是克制么,我不喜欢他。”

“我爱他。”

“但你瞧,他为了我没有出国,没有反抗,我如果不放手,他……会更糟吧。”

我坐在他身边,手机是亮着的,我豁出去用流量给刘志宏打了视频电话。

“我舍不得他,但我更希望他过得好。”

“我已经谈不上后不后悔了,但是我惋惜的是,拥有的时候没有抱在怀里,然后就要放手。”

“如果能重来,我不要遇见他。但是,现在我还是很爱他。”

“为了保护他,我只能这么做。”

我看到那一边的刘志宏,泪眼婆娑。

易烊千玺说:“我想过争取,但我不能让他等我将近十年,他会遇见比我更好的,不是说最好的都在最后面么。”



“傻子,你若不是最好的,那我的生命也就到此为止了吧。”

我们三个哭着的脸,都出现在手机上。

评论

热度(8)